幽紫傳-被封印的記憶//精靈的葉子

向下

幽紫傳-被封印的記憶//精靈的葉子

發表  幽紫 于 周一 2月 21, 2011 11:38 pm

不知道人設的人可能會看不懂,看來也要放一下人設了w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被封印的記憶-遇見Marshall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森林,魔物經常出現的地方,也是獵人們的守獵場。

我從小就生活在森林裡,自有記憶以來身旁就有兩隻蛇在照顧我。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由他們教授,能力的使用就不用說了。一隻是白色的、一隻是黑色的,因為頭上的紋理很像蒼跟墨,就一直就這叫著他們。

大一點之後才知道魔物跟人的分別。總是被狩獵的魔物為什麼要照顧人呢?「妳是特別的。」就只有這樣的解釋。說的也是,沒有人從小就聽的懂蛇說話,還有看到藍紅的畫面吧?從小就能聽懂蛇語及熱視,以及被稱為具現的能力。而他們就像父母一樣照顧我,像老師一樣教授我。有時候他們還會變成人的樣子,帶我到沒有獵人的村莊裡玩,日子就是這樣過。他們對我來說很重要,真的很重要。

「茶。」
「謝謝。」

對了,好像是從那時候改變的。那時候我正在樹上休息,然後那個人就出現了。真的是印象深刻呢!全身黑漆漆的。

「下咒的時候要專心一點,否則容易失敗的。」蒼教訓說,「是,是。」
「她還小,學不會有什麼關係?」墨懶懶得趴在我頭上。
「這種是怎麼可以亂來?這對她也是有影響的。」

他們總是像這樣吵架,但卻離不開對方。

「什麼傢伙。」蒼警覺到有東西靠近。這時候一個全身黑漆漆的人緩緩靠近,左手好像斷了,還流著血。那時候我也沒考慮這麼多,就說了:「大叔,你在哭什麼?」

「這傢伙不是人!」

雖然蒼這麼說,但……眼前這個怎麼看都是人啊?只是黑了一點。但是他發出的吼叫卻不是一般人該有的,不過維持人樣對一般魔物來說並不簡單。

「可是……這裡除了我們,不該有其他高等魔物啊!」墨這樣說沒錯。為了養育我,他們選擇比較接近城市的森林。是為了避免高等魔物的困擾;至於獵人,在他們完全隱藏魔性之後,沒有人會懷疑一個小女孩吧?

「難道是寄生魔物?」

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這傢伙沒救了。」蒼這麼說,作勢要攻擊了。「救不救都會是個魔物。」
「但是救了他至少還有機會當個人啊!」

我當時這麼想,如果用血咒的話應該可以抑制魔物吧!我所畫的符紋可以暫時性賦予能力或抑制能力。而血咒與符紋的最大差別就是,不會因為我精神上的不穩定而有所影響。也就是說它的效用是一輩子的,就像是烙印靈魂上,除非我抹去咒文。

「血咒的話,應該有辦法抑制魔性吧?」
「正確來說可以抑制魔物的行動。至於魔性,就得靠他自己了。」

正當我與蒼爭論時,墨已經纏住了那人。「不管你們想怎樣最好快一點。」

「救,要救。」我從樹上跳下地。「最好不是獵人……」

也沒想這麼多,不管他是不是對我們有威脅。當時只覺得這個人很可憐,好像一直在哭的樣子。我讓蒼咬破手指,在他頭上畫上咒文。畫在不同部位能力程度就不同;像抑制魔物對人的控制,就必須畫在頭上。雖然寄生魔物可以遊走全身,大概會覺得只畫在頭上可能沒什麼用。但畫於頭部比較能抑制魔物,讓其不能影響人的意識、無法完全控制人。幫助他抑制了魔物,但之後會不會因魔性而魔化成魔物也就得看他自己了。

「基本上,再他被寄生的那一刻,他就已經是魔物了吧?」

沒錯,基本上只要被寄生而魔物沒脫離寄宿主的話,他就是一個魔物。但若沒被魔性所控制,他還可以是個人。只是無法改變魔物還在自己體內的事實。

如果他得救了,那麼他會是我第一個人類朋友吧?

也許是從接觸到人們的村莊開始,有那麼一點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吧。但是這對蒼、墨來說卻是極大負擔。雖然可以不用擔心受魔物襲擊,但說不準哪天來個厲害的獵人發現他們,那麼不管是他們還是我的處境都很危險。如果是同樣有著魔物的人,應該就能被接受吧?卻不知道這魔物害他不少。

「集中精神!」

用血畫下封印的符紋,烙印在他身上的咒文,讓他相當痛苦。封印就好比是陷入永恆的睡眠。封印了魔物,會連魔物的記憶也一起塵封。他會不記得自己被寄生之後所做的事,基本上那並不屬於他的記憶,而是魔物的。

「被遺忘的、想遺忘的,將會隨著這血咒一起被封印。」

完成血咒之後,我就陷入昏迷了。再醒來的時候就已經不是在森林了。是在屋子裡,躺在軟軟的床上。後來聽蒼說因為技術上不是很純熟,所以耗費了許多體力昏過去了。還說我們所救的人是獵人,他和他的朋友都是很厲害了獵人。為了避免必發現,他們藏到了我內心深處,深到我無法觸及的地方。

「不過這也是合理的懷疑吧?」

是,他們也懷疑過,錯像也是最反對M叔把我留在他那裡的人。M叔大概是想讓一個小孩子又回森林裡生活不放心,所以留在身邊照顧,也想表示感謝吧。能像個人生活我當然是很高興,但相對的蒼和墨也沒辦法再出現與我交談。原本這樣的生活應該是很快樂的,只不過錯像一直逼的很緊。和我總是沒有辦法找到時間跟蒼、墨說話。

「嗯……一直沒被發現也很奇怪。」

說的也是,他們也不是泛泛之輩。不過完全隱藏魔性的話,縱使厲害的獵人也很難發現的。

「因為就像不存在一樣。」

我想他們是知道的吧!也許是認為我救了M叔,還不算太壞。又或許覺得能把我訓練成獵人吧!畢竟了解魔物的獵人總比較容易對付魔物。但也許只是因為害怕再失去這個摯友了吧?最後我還是受不暸錯像盯的那麼緊。生活了大約一年之後,我就逃離那裏了。總覺得,快要忘記了。

「嗯?」

如何?我的身世情報價值多少呢?

「如果是賣給犯罪者,應該值不少。」

稍為利用一下,就可以讓TTS內部開始對我懷疑何不信任了吧?這樣就輕鬆少掉一個敵人了,甚至是內鬨。

「說到底是為什麼了?」

算是當作之前來打擾你,還有之後來打擾你的代價吧!還有就是……有能找回被遺忘記憶的方法的情報嗎?

「目前沒有那樣的情報,有的話我會再告訴你。」

這樣啊……那就麻煩你了,我先告辭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精靈的葉子-遇見葉子
-------------------

現在想想也真是很懷念。

我帶了茶點來了,是麵包店剛推出的迷你巧克力蛋糕喔!甜度很適合配茶。對了,在這之後就是遇見你了吧?

「怎麼突然緬懷過去?」

啊,只是想找人聽我說吧。

「總覺得你是找錯對象了。」

是嗎?我到覺得很適合。因為你不是生活在我週遭的人,不會因為知道了我的過去而覺得尷尬之類的。而且,我不覺得你有認真在聽。

「那是當然的,不是重要的事情啊。」

所以啊,你就繼續聽我說吧。反正你也沒再聽。對了,那時候你是怎麼說的,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啊?明明是被魔物附身,卻有點不一樣。說起來你怎麼會知道的?還沒碰面說的像見過一樣。

「葉子。」

對了,其實也無所謂了。

那是在離開M叔之後的事了。離開的那一年他們似乎有再找我,那時候我們到處遷移。雖然不是討厭那樣的生活,但是又覺得很害怕,好像會失去什麼的。然後,就到了你所居住的這片森林了。

「休息一下吧!」墨懶懶得趴著,「他們還真是窮追不捨啊!」

我們在樹蔭下休息,想著明天該往哪去。這樣的生活讓我們都累了,不想再遷移。有時候想好好安定的生活還真難。現在只想著回到以前的生活。像以前一樣寧靜的生活,但現在就好像回不去一樣。

「在想什麼?」蒼問。

「啊,沒什麼,只是累了而已。」

有時候會想,我這樣的存在到底算什麼?或是,為什麼會有我這樣的存在?總覺得什麼都不是。這樣子生活下去,到底……到底能做什麼呢?

「你想怎麼活著都可以,這是你的生命。」

突如其來的這句話,我愣住了,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我笑著。只聽到墨在一旁說,我還是個小孩不需要擔心這麼多什麼的。結果他們就吵起來了。看著他們吵架,總會覺得有那麼一點開心。

「葉子……會這樣飄得嗎?」

因為我的提問,他們兩停止了爭吵。雖然有風,但葉子的移動就像是被牽引一樣。所以我就好奇的跟過去了。蒼說葉子似乎是被能量給控制著,要我不要追了。雖然不確定是不是陷阱,還是得堤防一下。不過我還是很好奇那些葉子要去哪?能夠操縱葉子的人是什麼樣子?會是精靈嗎?我只好停下腳步,葉子也漸漸飛離開。

在那之後,還是會看到漂移的葉子。有時候會試著抓住葉子,但葉子就向有意識一樣,我怎麼抓它就怎麼躲。怎麼也抓不到,就連蒼、墨也抓不到。越來越好奇這些葉子到底飛往哪裡?到底是做什麼用的?

「不能偷偷跟去看嗎?」
「不行,可能會有危險。」

每一次看見葉子飄過去,好奇的心就越來越重。一次又一次的。直到那片葉子落在我身上。

「是邀請函。」

邀請函?葉子?雖然說不上來,但蒼覺得這片葉子有這樣的意思。一直很想去看看那葉子的主人,現在有機會了,還是對方主動邀請。但是蒼仍堅決反對。在一番哀求之下,他才勉為其難的答應。我們便跟隨那片葉子,我滿心期待著,期待著到底會見到什麼樣的人。

跟隨那片葉子,我們到了樹屋前。是很天然到不可思議的樹屋,是樹纏繞而成的。葉子飛進了屋內,我也跟著靠近門邊。輕輕推開門,看見一個人坐在裡頭,有著大大耳朵的人。

「不是你心目中的精靈,真是抱歉。」

我愣住了,不是因為他的樣子,而是他說的話。

「你怎麼會知道我這麼說過?」

他沒有說明,只是笑了一下,便叫我坐下來。坐下來之後,他就一直看著我,好像在打量著什麼。他把杯子推到我面前,給我到了杯茶。也叫我不需要擔心,不會傷害我之類的。就這樣一直默不作聲了許久。

「大哥哥……你頭上的耳朵是真的嗎?」
「當然是真的。」他笑了一下。
「喔,所以你是獸人嗎?」
「不對,是半獸。」

我問他這兩者之間的差別,他沒有回答我,只是笑了一下。然後我又問了很多問題,葉子怎麼會飄、為什麼一個人住在這裡之類的。才知道他可以透過葉子知道他想知道的事,當我追著葉子時,就已經知道我的存在了。似乎也用葉子觀察我ㄧ段時間了,所以他這麼說了。

「不用擔心,出來也沒關係。」
「唉?」
「一直跟在你身邊得魔物。放心,我不會跟別人說的。」

他知道了。應該是葉子的關係吧。這樣好嗎?蒼認為謹慎一點好,怎麼辦呢?要否認嗎?他又笑了。

「不想出來也沒關係。」

接著,換他對我提出問題。他問了我的名字、家人、怎麼生活,還問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。

「你怎麼會跟魔物在一起生活的呢?」

這傢伙到底有什麼目的,蒼越想越覺得不對勁。畢竟,我們連對方的身分都不清楚。

「雖然我是販賣情報的,不過我不會把你的事說出去的。而且,我是對你這樣的人有興趣才找你來的。」

「你想…知道什麼?」

「一般被魔物寄生都會失去原本的人性,變成人樣的魔物。你雖然被魔物寄生,但卻不是被魔物控制著的樣子。你到底跟那魔物是什麼關係呢?會有所謂契約式的存在嗎?」

不知道,事實上我真的不知道。從以前到現在他們也是說,「妳是特別的。」
,沒有其他解釋。所以,是真的不知道啊。而其他的,就只是順其自然而已。

「這樣啊。」

不知道的話,也沒辦法問下去了。他也只好作罷,還是說了很想了解這種情況,希望我想起什麼之後能跟他說。這是所謂的求知慾嗎?從那之後,還是會過去。有時候可以從那裡聽到有趣的事,有時候也說一些我不知道的事。當然是工作以外的。

他應該我第二個人類朋友吧?雖然沒有要說明的意思,他也沒拒絕。說不定每次我去的時候他的心神有一半是在外頭的。

「肯定的。」

因為沒打算說明,當然是以工作為優先。大概就是這樣了吧!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。現在想想,你跟我都一樣是特殊的存在。一樣都有說不出來的身世之謎。好了,今天就到這裡吧。之後的事,找別人說也可以的。

「好一段時間沒過來的那時嗎?」

對,你想知道嗎?

「不,你還是去找別人說好了。」



「……還真的有這類人呢……」
「同時擁有人與魔物的感覺……」
「雖然被魔物寄生的人也不是沒遇過,但這感覺卻跟被寄生的感覺上有些差異……」



幽紫 在 周三 3月 16, 2011 4:31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
avatar
幽紫

文章數 : 96
注冊日期 : 2011-02-17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幽紫傳-被封印的記憶//精靈的葉子

發表  ×君 于 周四 2月 24, 2011 11:04 pm

坐等下章

話說,篇幅太長的話,不如新開帖吧 What a Face
avatar
×君

文章數 : 52
注冊日期 : 2011-02-21
年齡 : 27
來自 : 香港一旮旯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幽紫傳-被封印的記憶//精靈的葉子

發表  劉方 于 周六 2月 26, 2011 10:51 pm

你應該算還蠻年輕的吧? 這樣的文筆算很不錯耶

不過第一人稱的寫法難度比較高 但是好處就是可以讓讀者有更多的代入感 而且有些筆法只有在第一人稱才可以用,第三人稱就沒辦法
是好處也是壞處,不過總之就是作者要拿捏好分寸就是了

劉方

文章數 : 5
注冊日期 : 2011-02-21
年齡 : 30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幽紫傳-被封印的記憶//精靈的葉子

發表  幽紫 于 周六 2月 26, 2011 11:14 pm

我已經22了~XD
都是老人了

被誇獎了好開心,不過拿捏就...寫到現在也沒啥心得,有算是寫很少啊

第一人稱的話就是把看到的說出來,其實第三人稱難的就是這個,都會有"他怎麼會知道的問題"
就會不小心把"某些人不該知道得事,寫成他知道"這樣的問題啊
avatar
幽紫

文章數 : 96
注冊日期 : 2011-02-17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